吉林新闻网,每日更新最新吉林新闻! 收藏本站
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延边新闻 >

即将消失的“老行当”:童年难忘的爆米花

标签:延吉 记者 师傅 爆米花 但  日期:2016-06-22 06:46
但随着社会发展,一个风箱,他开始出摊,收入还算不错,足够他和老伴生活,一直留在这里,樊师傅接手没一会儿,让记者躲远一点,想吃什么就能吃什么,回家和家人分享
徐东旭/图 一个黑乎乎的身影摇着一把密封的黑铁炉,并不时地往火炉下方扬一把煤。十多分钟,随着“轰”的一声巨响和白色烟雾的升起,一颗颗玉米粒子就变成了香气四溢的爆米花。这是每个东北人共有的童年记忆,也是孩子们童年里最美味的零食。但随着社会发展,干这行业的人却越来越难见到了。近日,记者走街串巷,好不容易才找到了这个身影――樊师傅。 ◆崩爆米花20年 5月11日晚,记者在延吉市园丁新村小区门口看到这个老行当的手艺人樊师傅。在他旁边有一辆推车、一团炉火、一个风箱、一口葫芦状的爆米花机。只见樊师傅将一杯玉米粒,熟练地倒入爆米花机里,再加入少许糖精,然后将爆米花机盖子密封好,放入煤炭炉里用大火烧。大约十多分钟,爆米花就要做好了,樊师傅拿起爆米花机,对着一个风袋打开,随着“嘭”的一声巨响,坚硬的玉米粒顷刻变成了蓬松香甜的爆米花,热腾腾的一股香味就在空气中弥漫开来了。 “能干就多干点,不给儿女增添负担。”樊师傅告诉记者,他今年66岁了,是江苏人,虽然膝下儿女不少,也算孝顺,但是他挺热爱这个行当的,每天13时许,他开始出摊,走街串巷,没有固定的经营场所,收入还算不错,一个月下来大概能赚3000多块,足够他和老伴生活。 樊师傅说话底气很足,看起来特别精神,一点不像六旬老人,但是一双手却满是裂纹。樊师傅告诉记者,20年前,他的大儿子来到延吉打工,他和老伴也随儿子来到了延吉,并在这里学了这门手艺。虽然大儿子早已离开延吉到外地定居,但是他和老伴却对延吉有了感情,一直留在这里。 徐东旭/图 ◆售卖种类多了起来 说起崩爆米花,樊师傅不觉得有什么难度,也不需要什么技巧。樊师傅说,刚开始崩爆米花时没人教,他只能“照葫芦画瓢”琢磨练习。不是时间长,爆米花焦了,就是时间短,爆米花没熟。练习了一段时间后,他终于学会看压力表,会掌握火候,现在已经创新了不少新品种。 “我可以试试吗?”“行啊!”记者接替樊师傅,两只手转动着风箱和爆米花机。没多久,记者的手就酸了。“还是我来吧!”樊师傅笑着接手了,并请记者和周围人品尝了一下自己刚崩出来没多久的黄豆。 樊师傅接手没一会儿,让记者躲远一点,这时只听“砰”的一声巨响,白烟升腾而起,掩住了樊师傅的身影。很快白烟随风散去,樊师傅撤下炉子后,香气四溢的爆米花就出炉了,樊师傅将一锅爆米花晾凉后,开始装袋,3块钱一袋。 ◆念旧的人来捧场 在采访过程中,不时有人来买爆米花。“我特别爱吃爆米花。”延吉市民刘女士说,现在电影院里卖的爆米花又香又甜,是很好吃,但是热量太高了。所以她依旧喜欢这种老式爆米花,不但好吃,吃了还不让人发胖。每次碰见崩爆米花的,她都会买上一包。 “这是小时候的记忆,每次看到都特别亲切。”延吉市民赵先生说,他们小时候不像现在孩子零食那么多,能吃上热腾腾的爆米花就会让他感到特别幸福,现在虽然生活水平提高了,想吃什么就能吃什么,但是他偶尔还是会怀念“童年的味道”,遇上卖爆米花的,就会买上一袋,回家和家人分享。
下一篇:没有了
最近更新
热门排行
推荐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