吉林新闻网,每日更新最新吉林新闻! 收藏本站
您现在的位置:正文

毕业了,让学生们放纵一下也没关系吧

标签:我们 同学 毕业 记忆 那些  日期:2019-02-12 03:57
即将离校的大学生们,找工作之余,也开始张罗着用毕业旅游,还没有数码相机,也没有互联网,他曾经是什么样子,后来上了哪所大学,这样的人,录制在视频中,就让他们放纵一次
   “大学最后一次了,放纵一下也无妨。”随着一年一度的毕业季临近,即将离校的大学生们,在写论文、找工作之余,也开始张罗着用毕业旅游、毕业写真、散伙饭等方式来纪念即将逝去的青春时光。旅游必须去国外,拍写真要请摄影师跟拍,还有数不清的聚会。记者调查发现,今年的毕业季,一些毕业生过度消费的势头又有所增长,毕业季也成了“烧钱季”。 前些日子,有一个高中同学在朋友圈晒了当年我们的一些合影。我上高中那会,还没有数码相机,也没有互联网。所以那些照片只能是用手机翻拍,像素很低,很不清晰。但这阻止不了我们怀旧的热情,我们开始一个一个地辨认相片里的同学,那是谁,他曾经是什么样子,后来上了哪所大学,如今在哪里。借着这股热情,群里的同学开始七手八脚地翻自己的老照片,只恨当年拍得太少。 在翻找照片的过程中,我翻出了不少大学时候的照片。我距离那段时光也有十多年了。我发现自己的记忆都模糊了,照片上的同学,我已经认不全了。有人是班级的活跃分子,他的过往我就历历在目,后来的经历我也清清楚楚。可有些同学,他们真的就没有什么存在感,我甚至想不起他们的名字,更别说他们现在在什么地方了。我好像都没有和他们交往的记忆,他们仅仅留存在了班级的合影里。 人的记忆是有限的,所以我们只好剔除掉那些无用的记忆,把空间留给新的记忆。人类学家邓巴曾经提出过一个说法,说人的大脑,只能和大约150个人建立稳定的社交关系。所谓稳定的社交关系,就是你了解这个人,知道他的性格、爱好、经历和背景,你们之间有相对密切的联系。这样的人,不超过150个。我们把这个数字叫做邓巴数。当然这150个人并不是固定的,当你试图建立新的联系时,就只好丢掉那些渐行渐远的旧记忆,那些与你失去联系的人,就会从你的记忆里消失,有时候甚至连名字都留不下。记忆有点像掰苞米的熊瞎子,熊瞎子只有两只手,拿不了那么多苞米。 好在人类有聪明的头脑,最终通过科技的发明,超越了邓巴数。我们通过语言,通过文字,通过影像,储存了那些逝去的记忆。我们把过去的人和事,写在文字里,拍在照片里,录制在视频中,不管过去多少年,只要我们打开这些记录,就能够回想起那些尘封的记忆。然后坐在一起感慨一番,唏嘘一番。你说这是不是很美好?这是人类对抗遗忘最有力的武器。自然而然的,在我们人生中那些最关键的节点上,为了最隆重的纪念,为了保存最清晰美好的记忆,我们会不计成本地投入其中。 为什么女同胞们那么热衷于拍婚纱照?有条件的话,甚至要去国外拍?因为她们希望把自己最美丽幸福的时刻记录下来,为此她们竭尽所能。还有一些女生渴望买一条而不是租一条婚纱,虽然这件衣服只能穿一回,但在她们看来,这种一生一次的事情,宁愿花费重金把它留下了。她们需要这种具有仪式感的东西,来巩固自己关于幸福时刻的记忆。这种执着和渴望,我想就源于我们与生俱来的,对失去记忆的恐惧。 于是我们终于可以谈论一下大学生的毕业季了。说了这么多我想我的态度您也能猜到了。某种意义上来说,和婚姻相比,大学毕业才是真正的一生一次。它是人生中最重要的节点之一,还发生在最风华正茂的年纪。请问你怎么可能阻止得了学生们以最疯狂的方式去记录它?而在这之后,同学们会像朴树歌里的那些花儿,从此散落在天涯。 所以呢,和一生一次的青春相比,钱真的不重要,就让他们放纵一次,留给自己最美好的回忆。 我对同学们的选择报以同情之理解,或者说,我们理不理解也拦不住。 回想我毕业那会儿,散伙饭上我竟然没有喝醉,我对我的理性和自私万分惭愧,也对那段记忆失去了激情燃烧的色彩而后悔莫及。 但过去了,就再也不会回来。请原谅我有点今天三观不正,谈到青春的记忆,我也有点不能自已,没法保持理性。 抱歉。本报评论员 牛角
最近更新
热门排行
推荐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