吉林新闻网,每日更新最新吉林新闻! 收藏本站
您现在的位置:正文

奥数冠军走向平凡就是一种坠落吗?

标签:他们 学校 一个 天才 保送  日期:2018-12-07 03:46
这个班级的教学与众不同,他们不是学生,科实验班的人能够保送的都已经保送了,两届奥数金牌得主付云皓并不适应北大的学习生活,而不是窝在一所三流大学,而从竞赛模式切换到科研模式
   日前一篇题为《奥数天才坠落之后》的报道引发了热议。该报道勾勒出一个曾经的“奥数天才”在大学肄业后从事师范教育的人生经历。这篇文章的标题及内文描写所反映的观念,不仅引起人物主人公写文说明,也引来诸多争议。 我上高中的时候,每个年级都有一个特殊的班级叫做理科实验班。这个班级的教学与众不同,高中的数理化课程他们一个学期就学完了,然后就开始学习大学的课程,还要进行高强度的考试训练。考大学不是这个班级的首要目标,他们的首要目标是代表学校参加国内国际的数理化奥林匹克竞赛。所以说,他们不是学生,是运动员。 对我们来说,这个班的学生有点像怪物,你不知道他们在想些什么,也不知道该怎么跟他们相处,他们就像是学校里的一座孤岛,与世隔绝。又有点像是贵族,不与我等平民交往。有一次大喇叭突然广播说,本校几年几班的某某某同学,获得了国际奥林匹克数学竞赛金牌,为祖国和学校赢得了荣誉,请大家以他为榜样,努力学习。但这样的广播,在我的高中生涯里,就听到过一次。 突然在高三的最后一个学期,我们年级的理科实验班解散了,那些天才们被分到了普通班级,和其他学生一起准备高考。听同学讲,理 科实验班的人能够保送的都已经保送了,这些参加高考的都是要么没有获得保送名额,要么保送学校不理想。听到这里我突然为他们感到悲伤,这算什么?起个大早赶个晚集吗? 现在回想起来,那些学生就 像是被淘汰掉的运动员,他们没能获得金牌为国争光,他们因此也得不到保送北大清华这样的优待。如果高考失败,那实在是莫大的讽刺,他们成了竞赛的牺牲品。真有点一将功成万骨枯的意思。当然这只是我的猜测,这些学生后来怎样了我并不清楚,就像我不清楚那些保送清华北大的天才们是不是有一个辉煌的前程。 《人物》杂志的这篇《奥数天 才坠落之后》好像为我接上了天才们的故事,让我有机会看到他们高中以后的人生。两届奥数金牌得主付云皓并不适应北大的学习生活,他没能毕业。最终,他去了广州的一所师范学院教数学。杂志用了“坠落”这个词,意思是他本应该飞黄腾达,成为一名数学家,而不是窝在一所三流大学,培养小学数学老师。 显然,记者把数学竞赛和数学研究搞混了,他以为数学天才们可以在这两个领域无缝连接。但这完全是截然不同的领域,一个是竞技比赛,寻找一个标准答案,而另一个是科研,没有答案,只有无尽的探索。而从竞赛模式切换到科研模式,仅仅有聪明的头脑是不够的,因为你将面临更多的困惑和挫折。而那些在封闭教育模式下成长起来的天才们,如果不具备对抗挫折的经验,面对五光十色的人生又缺少自制力,就很可能会角色转换失败,上演一场伤仲永的故事。 付云皓并不是唯一的个案,作家蒋方舟曾经写过一篇散文《天才的出走》,文章里的主人公柳智宇同样是奥数冠军,同样保送北大,所不同的是他的大学成绩依然很好。柳智宇的困惑来自于心灵,来自家庭和学校的压力与他内心对自由的渴望产生了巨大的冲突。最终,就在他获得麻省理工学院录取通知书之后不久,他做出了一生中最大的叛逆,去龙泉寺出家。 所以当我们回看“奥数天才的坠落”, 我想问题不出在他们自身,而出在他们的成长环境。 如果没有少年时期的揠苗助长, 以他们的聪明头脑,也许真的会做出一番作为。但问题是, 一定要有所作为才对得起他们聪明的头脑吗? 他们就没有权利选择平凡的人生吗?《人物》杂志那篇文章的作者仍然认为天才走向平凡是一种坠落。 而恰恰是这种评判标准,让家庭、学校和社会对天才儿童提出了超出常人的期待和要求, 然后塑造了他们被揠苗助长的少年时代。 然而社会毕竟在进步, 这篇报道出来遭遇了诸多争议, 而网友们在表达一个观点: 让天才们过自己的生活去吧, 我们不再需要他们为我们争光。 就像我的一位朋友评价说:“惋惜、谴责别人浪费了天分?怎么?有天分就该努力学习,成为人上人?还是要为祖国建设、人类大同做贡献? 你知道有天分而不被以某种方式“浪费”是多么不容易么? 你知道被人粗暴认为有天分这里边的痛苦么? 你知道有天分而又兴高采烈地有天分下去这也是一种天分么?”在那篇报道的结尾,付云皓的采访被手机铃声打断了,他的妻子催促他回去哄小朋友睡觉,“付云皓挠挠头,露出了一个抱歉的微笑”。我觉得,这是这篇文章里最温暖的部分。 本报评论员 牛角
最近更新
热门排行
推荐阅读